首页 >> 佛学文化 >> 五明研究 >>

内容详情

浅谈佛教五明

发布人:管理员 2017年08月16日本站首发

佛陀在佛教经典中,经常会谈及五明,并让弟子钻研五明,以学得多种技艺。于是五明便成为佛弟子经常提及的名词。其实,五明并非佛教所专用,它是古印度的五类学科。全称五明处,即声明、工巧明、医方明、因明和内明。这五明概括了当时所有的知识体系。五明中的前四明是各学派共同的,后一明各学派各有自己的典籍、宗旨,内容亦不相同。如佛教以三藏十二部经典教义为内明,婆罗门教则以四吠陀为内明。大乘佛教积极主张利益众生,以五明为学人所必学的内容,并认为它是圆成佛果的“大智资粮”。本文现对五明作简要的介绍。

声明

声明为印度五明之一。指文字、音韵及语法之学。简单地说就是研究语言和名、句、文身等如何构成的学问。义净说“西方”六岁童子开始学《悉谈章》等声明著作。中国唐代沙门智广撰有《悉昙字记》,即此类专着。

有关其要目,《瑜伽师地论》卷十五概分为六项:(一)法施设建立相,谓声明为名、句、文身等,及与不鄙陋、轻易、雄朗、相应、义善等五德相应之音声为体。(二)义施设建立相,谓所诠之义。即六根、四大种、业、寻求、非法、法、兴盛、衰损、受用、守护等十义,及自性、因、果、作用、差别相应、转等六义。(三)补特伽罗施设建立相,谓言语之性别。即男、女、中性,及其转声之变化。(四)时施设建立相,谓时之差别。即远过去、近过去,乃至远未来、近未来等之变化。(五)数施设建立相,谓数之差别。即单数、二数、复数等之别。(六)处所根栽施设建立相,即有关造语、造颂之法。又 《瑜伽师地论略纂》卷六于解释处所根栽施设建立时,谓声明之“根本处所”有四论,即梵王百万颂、帝释十万颂、迦单没罗仙一万二千颂、波腻尼仙八千颂;注释凡五论,即 《字体根栽声明论》三百颂、《声明略本颂》一千颂、《八界论》八百颂、《闻释迦论》一千五百颂、《温那地论》二千五百颂。

声明在印度一般皆研习之,然于我国则因经论等既皆汉译,训诂、文法等与印度大相迳庭,因此,多不行声明讲习。及至唐代,玄奘等传梵学,加以密教流传,梵字悉昙之学遂勃兴一时,有关之着述亦于焉问世。日本方面,则于日僧最澄、空海等诸师来华,传悉昙法,其学乃逐渐兴盛。

声明的另一含义是指讽诵吟咏偈颂等。即附音谱,讽咏偈颂、名号等之法。与“梵呗”同义。五明中之声明系穷究三声八转等义,此声明则专论音曲歌咏之法。盖歌咏偈颂等,早在印度古吠陀时代即已盛行,而后佛教亦采用其法,佛陀允许比丘作声呗,但禁止依婆罗门歌咏之法,行引声诵经。于我国,梵呗之法早已传入,《出三藏记集》卷十二,《法苑杂缘原始集》目录中,《揭举陈思王感鱼山梵声制呗记》、《支谦制连句梵呗记》、《康僧会传泥洹呗记》等目和《梁高僧传》卷十三略述其兴行之事实。

工巧明

工巧明又作世工业明、巧业明。指通达有关技术、工艺、音乐、美术、书术、占相、咒术等之艺能学问。为五明之一。可分为二,即:(一)身工巧,凡细工、书画、舞蹈、刻镂等艺能皆是。(二)语工巧,指文词赞咏、吟唱等艺能。世间诸工巧皆为无覆、无记法之一种,故又称为工巧无记。《瑜伽师地论》卷二将工巧明分为营农、商贾、牧牛、事工、习学书算计数及印、习学所余工巧业处等六种。同论卷十五则列举营农工业、商贾工业、事王工业、书算计度数印工业、占相工业、咒业工业、营造工业、生成工业、防邪工业、和合工业、成熟工业、音乐工业等十二种。《大明三藏法数》卷二十四则谓,举凡文辞赞咏、城邑营造、农田、商贾、音乐、卜算、天文、地理等一切艺能皆属工巧明。

医方明

医方明,又作医明、医方论。为五明之一。系古印度解说有关疾病、医疗、药方之学。“明”,即“学”之意。经律之中,有关医疗之记载甚多,尤以律典中,对于瞻病之法,所载甚详,可视为佛教医术之重要史料。佛世时之耆婆(仕于频婆娑罗王)以精通医术着称于世,曾多次治愈各种疑难病症,四分律卷三十九即详载其前后六次之重要治术。此外,耆婆于平居之时亦常为佛弟子疗治疾病。 《南海寄归内法传》卷三载有“先体病源”及“进药方法”二章,其中对于印度古来各种诊察投药之法,归纳为八类,乃所谓“八分医方”,即:(一)论所有诸疮,兼及体内外之疮毒。(二)论针刺及头部之疾病。(三)论身患,即咽喉以下之疾病。(四)论鬼瘴,即一般流行病及邪魅所引发之疾病。(五)论阿揭陀药,论述遍治诸毒之药。(六)论童子病,包括自胎内至十六岁各阶段所易患之疾病。(七)论长命之方法。(八)论体健力足,即一般保健强身之基础。

印度自古以来大多认为饮食过度乃导致疾病之原因,由是自然衍生以断食、绝食为直接有效疗病方法之风习。然于佛教,一般皆认为构成人类身体之地水火风四要素之失调乃疾病产生之主因,故所采用之疗病方法自然与单纯断食之法大异其趣。如佛医经、修行道地经卷六所说之“四百四病”即是依照人体内四大失调所分类之疾病总称,经中并举其病症及对治之法。另如《摩诃僧只律》卷十则揭举服用油脂、酥、蜜等为疗病之重要药材。

大藏经中所收录有关ZZ医药之典籍极多。如《佛医经》一卷、《医喻经》一卷、《治禅病秘要经》二卷、《疗痔病经》一卷、《啰口缚拏说救疗小儿疾病经》二卷、《迦叶仙人说医女人经》一卷、《能净一切眼疾病陀罗尼经》一卷、《除一切疾病陀罗尼经》一卷、《咒齿经》一卷、《咒时气病经》一卷、《咒目经》一卷、《咒小儿经》一卷等。

因明

因明为五明之一,乃印度之论理学(逻辑学)。因,指推理的根据、理由、原因;明,即显明、知识、学问。因明,意指举出理由而行论证之论理学。吾人思索事物时,天生具有一种推演能力,即根据已知事件以比较推演出未知事件。然此种比较推演之过程,若因思路混乱,界说不清,每易导致结论之偏差、颠倒,故须将此类比较推演方法,加以整理归纳,方可论究语言之过失、思索之正偏,从而导入正确之推论,此即为因明之根本要义。

于印度六派哲学中,尼夜耶派之鼻祖足目乃印度因明之创始者,其事迹今已不详。然足目之后,印度诸学派皆讲求此类论理方法。至佛陀之时,因明之学已颇具系统,佛陀成道后,每每应用因明之法以说法利生,此可见于诸经中所广泛出现之因明义旨。流入佛教,而为历代诸论师所沿用演布之因明,称为内道因明;佛教以外之诸学派所研习之因明,称为外道因明。外道因明流传之史迹较难确悉,内道因明之沿革则较详实可稽。

佛陀入灭后七百年顷,龙树以《方便心论》一书论说内道因明之法。继龙树二百年后,弥勒述《瑜伽师地论》一百卷,其中第十五卷即为因明论法。其后复有无著继出,于其所着《显扬圣教论》卷十中,详述因明之论议法。其弟世亲则着有 《论轨》、《论式》、《论心》三部书,堪称因明论理规则之集大成者;玄奘至印度留学时曾见此三部书,然未曾携之返国。至今,世亲之著作中,有关因明者,仅存《如实论》一书而已。

佛陀入灭后一千一百年顷,陈那(又称大域龙)乃继世亲之后,锐意研攻因明,并补前贤之不足,勘正前贤著作之遗误,遂产生改革之效,使因明真能负起立正破邪之责。自此,陈那以后之因明,称为新因明,有关之论师,称为新因明师;陈那以前之因明,则称古因明,有关之论师,称为古因明师。陈那有关因明之著作,据传多达四十余种,然今所传留者,仅有 《因明正理门论》一卷。陈那之弟子商羯罗主,亦毕其一生以穷研因明之奥秘,鉴于其师《因明正理门论》一书之渊深难解,遂着《因明入正理论》一卷以诠释之,后世佛学界论及因明时,多以此论为依据。其后,陈那之再传弟子法称着有《释量论》等八部因明著作,使因明学摆脱辩论术之羁绊,使逻辑与知识论之结合更紧密,基础更稳固。

在我国,唐贞观三年(629),玄奘自长安启程赴印度,就学于僧伽耶舍、尸罗跋陀罗、胜军等诸论师门下。于研习诸学之外,玄奘亦修习因明。后归返长安,将携回之梵本因明诸书翻译成汉文,并口授印度古今因明之梗概予弟子窥基。其后,窥基注释商羯罗主之《因明入正理论》,复记载玄奘所授之因明,而成《因明入正理论疏》一书,世称因明大疏。其时,另有净眼、神泰、文备、文轨、靖迈等诸学者辈出。窥基之后,弟子慧沼着《因明义断》、《因明入正理论义纂要》各一卷,以研判窥基等诸师之注解。未久,智周着《因明入正理论疏前记》三卷、《因明入正理论疏后记》二卷,以析解因明大疏之文句义理。其后复有道邕、太贤等人,相继恢宏我国因明之学。然至元、明以降,因明大疏佚失,复因国人治学,每侧重于修齐治平之实践、实用,与心性理气之玄思,乃至经书章句之繁琐注解、枝节考证,而疏于有关名理辨析之研学发挥,故数百年间,因明之流传越趋衰微。直至晚清,杨仁山于日本复得因明大疏,刻板流通,研习因明之风渐苏。民国以来,吕澄、虞愚、唐大圆、周叔迦、法峰、陈大齐等硕学蔚起,着解讲说,并博采西方逻辑名辩归纳诸术,互资参证,广为推介,因明之学遂得因应时代学风而继传不坠。

内明

内明又作内术、内明处,即佛学,指释迦的言教,包括菩萨藏和声闻藏两类教典。五明之一。相对于“声明”、“工巧明”等学艺,而专心思索佛所说五乘因果之妙理,即指形而上之学问。然印度外道婆罗门教徒亦各以其所宗称为内明。

据《瑜伽师地论》卷十三《闻所成地》的解说,“内明处”略有四种相:(一)由事施设建立相(指经、律、论的建立);(二)由想差别施设建立相(指佛教专有名相的建立);(三)由摄圣教相(指解释佛教教义的理论);(四)由佛教所应知处相(指佛教所应知道的法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