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学文化 >> 五明研究 >>

内容详情

佛教音韵学就为佛教音乐奠定了坚实基础

发布人:管理员 2017年08月16日本站首发

赞叹用于音乐,喜则乐,苦则哀,故赞音宜和乐,叹音宜哀思。合哀则哀,合乐则乐,即是诣理。厌其哀,欣其乐;厌生死苦,欣涅檗乐。二者合其情,切其文,文故可欣,切故可厌。掌握好这个火候,赞叹就会起到相当感人的效果。

我们知道,音乐的要素是人和音声。人的要素是语言文字,音声的要素是曲调。而语言文字和曲调的理论基础就是“悉昙”和“声明”。悉昙是梵语,义译为“成就”,是对梵文字母的总称。早在唐代贞元十年(794),五台山高僧智广就对此做了深入研究,并写出了《悉昙字记》一书。它指出梵文字母共有47个,大致分为两类:一是“摩多”,,二是“体文”。所谓摩多,是梵语的音译,如“母”的意思,即指的是母音字,又称“音韵”。相当于现代语言学上的“元音”,或汉语音韵学上的“韵母”。梵文中的元音字母有12个,故称“摩多十二韵”,或“悉昙12韵”,另0称“十二转声”。所谓体文,又称“字母”、“声”。相当于现代语言学上的“辅音”,或者说是汉语音韵学上的“声母”。不过“字母”’一词在唐宋时的悉昙类著作中是独指梵文中的辅音,不包括元音。这与今天所说的梵文字母既包括辅音,又包括元音是不同的。梵文中属于辅音的字母有35个,故称“三十五字母”,或“体文三十五声”。这35个字母中,“唯滥字全不能生”,即滥字的梵文字母不具备与元音组合的生字功能,故体文记作34个,称作“三十四字母”,或“体文三十四声”。《悉昙字记》就是“体文三十四声”和“摩多十二韵”相拼而产生字的方法。这一佛教音韵学就为佛教音乐奠定了坚实基础,也对我国创造汉语音韵学中的“三十六字母”和拼音表等都产了相当影响。